解析房產稅六大疑問 代表委員熱議房產稅改革

  • 來源: 新華網 發布日期: 2011年03月03日
  • 很少有一項政策如此受熱議——有人對它望穿秋水,有人對它憂心忡忡;有人期盼它能成為高房價時代的終結者,有人擔心它將使百姓財富“縮水”……

      今年1月,備受矚目的房產稅改革試點在上海、重慶兩地啟動。房產稅漸行漸近,關于房產稅的一些爭議也逐漸升溫,并成為來京出席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熱議的話題。

      改革難免要突破現有的一些框框,所以改革永遠會伴隨著爭議。然而,沒有改革,就不會進步和發展。

      對于房產稅改革,代表、委員們寄予厚望,并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

      疑問一:“租來”的土地為何要交房產稅?

      “我買房時交了70年的土地出讓金,為什么還要交房產稅?”一提起房產稅,很多業主首先就會問這個問題。

      按照我國法律,城市土地是國家的,城市居民嚴格來說都是“租戶”。已經交了70年“租金”,再讓“租戶”交稅是否合適?

      “房產稅征收之后,土地出讓金是取消還是正常收取?征收之后的房產稅究竟又做何用途?……不對這些問題進行回答,就不能輕言與國際接軌。”財經評論人馬光遠說。

      對于這個普遍存在的困惑,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解釋說,土地出讓金的性質是土地使用權的價格,即憑借所有者身份對使用權持有人收取的地租;而房地產稅的性質是不動產保有環節上使用權持有人所必須繳納的法定稅負。

      “一個是‘租’,一個是‘稅’,‘租’與‘稅’兩者是可以合理匹配、并行不悖的,不存在所謂不可克服的‘法理障礙’和‘不能容忍的重復征收’問題。”賈康說。

      疑問二:房產稅出臺需要經過怎樣的程序?

      上海、重慶啟動房產稅改革試點,在學界引起的另一大爭議是:1986年國務院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房產稅暫行條例》規定,對個人所有非營業用的房產免征房產稅。在國務院并未對這一條例做出修改的情況下,啟動面向個人住房征稅的房產稅改革試點是否合法?

      北京大學財經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劍文認為,1986年的房產稅暫行條例是依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授權決定,由國務院頒布的。隨著20多年的經濟發展,房產已成為個人財富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就需要房產稅制度根據情況變化進一步改革完善。  “國務院常務會議同意部分城市進行改革試點,有利于改革的穩步進行。”劉劍文說。

      全國政協委員、山東經濟學院教授郭松海建議,考慮到房產稅是一個重要稅種,可由國務院在總結房產稅征收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有關法律草案,把房產稅納入國家法律調整的范疇。

      “房產稅改革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一件大事,它涉及面廣,并關系到公眾切身利益。因此,要廣泛聽取不同利益群體的意見,保障納稅人的知情權、參與權和表達權,開門立法,積極穩妥地推進房產稅改革。”郭松海說。

      疑問三:該對哪類房子征收房產稅?

      作為兩個試點城市,上海、重慶房產稅征收方案有很大差異:上海只對新購的第二套以上征稅,且人均免稅面積達60平方米;重慶則要對所有存量高檔住房征稅。在稅率上,上海也要“溫柔”得多。

      “上海方案一是規定了人均60平方米,好操作一些。二是規定第二套購入后,一年內把第一套賣出的,予以退稅,顯得更人性化一些,有利于推動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物價局副局長葉青說。

      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發展改革委主任楊慶育表示,重慶之所以要對所有高檔住房征稅,就是要通過征收房產稅等差別化稅收政策,禁止供應別墅用地等用地政策,控制高端住房開發,約束高端住房消費,遏制炒房,抑制房價。

      “作為研究者,我建議居民家庭第一套住房或一定人均標準以下的住房不被房產稅覆蓋。地方上的試點方案也沒有覆蓋普通居民住房。如此,商品房的低端保障部分也就被排除在房產稅之外。而第二套房(改善房)部分,也可以試點先不全作覆蓋。這樣,普通老百姓中就可以有很大一部分人群與房產稅無關,這比較符合中國國情。”賈康說。

      疑問四:房產稅能否抑制房價高漲?

      對于眾多無房者來說,他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房產稅究竟能否發揮打擊炒房、平抑房價的作用?

      “毫無疑問,作為一個稅種,房產稅難以改變中國今后幾十年間城市化水平不斷提升中的住房房價上揚趨勢,但房產稅一定有對沖房價上升、使過程較平穩、減少泡沫的效應。”賈康說。

      賈康認為,開征房產稅的作用體現在:它可以增加住房市場中小戶型需求比重,可以降低房屋空置率,可使房地產領域的投機行為有所收斂、投資行為有所降溫,從而綜合起來使房地產市場理性化一些。

      “目前影響房價的根本原因是地價太高,地價不降,房價無法下降。”全國人大代表、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韓德云說。

      全國人大代表、民建上海市委專職副主委張兆安表示,從總體上看,房產稅對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影響是比較長遠的。但房產稅出臺后,還有一些事項值得關注,比如,房產所有人可能將稅負成本轉嫁給租房人,從而導致房租上升。

      “我國目前明確樹立房地產領域‘雙軌統籌’框架,一個是保障軌,一個是市場軌。也就是說,商品房的價格再高,跟低端群體解決‘住有所居’沒有直接關系。”賈康說。

      疑問五:房產稅能否終結地方政府“土地財政”?

      隨著房價的高漲,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一直被人們當作高房價的重要因素。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鋼材就賣3000多元一噸,水泥就賣200多元一噸,現在的鋼材、水泥價格比那時沒高多少,可是我們的房價翻了多少番?”全國人大代表、合肥水泥研究設計院副院長陳章水說。

      開征房產稅,能否讓地方政府從“土地財政”脫身呢?

      郭松海認為,開征房產稅,將房地產流轉環節的部分稅負轉移到保有環節,意義重大。房產稅作為地方稅,是地方政府重要而穩定的稅源,其稅收可用于廉租房、公共租賃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設,還可以像許多國家和地區一樣將房產稅用于與公眾利益相關的教育、衛生基礎設施等公共服務支出。

      “目前我們還沒法說‘終結’土地財政,但肯定有助于矯正土地財政制度的偏頗,為地方政府拓寬可持續財源。”賈康說,“開征新房產稅,目標是打造我國地方政府所必須掌握的地方稅體系中主體稅種的框架,這對于中國市場經濟體制建設具有全局意義。”

      疑問六:房產稅何時可全國推行?

      房產稅目前只在上海、重慶試點。這個稅種要不要在全國推廣?什么時候會推廣?各地有房者、無房者都在翹首觀望。

      楊海坤委員認為,目前上海和重慶處于“試點”階段,兩地的改革方案也不相同,至少目前還沒有得出很好的經驗和結論,因此應該慎重考慮在全國是否推行的問題。

      “目前在全國推行房產稅還面臨諸多困難:第一,國內經濟發展不一,在全國范圍內劃定統一免征面積等標準存在相當難度。第二,房產稅實際上實現縮小收入差距的效果極其有限,房產稅負擔最終是否會轉嫁給租房者或首次置業者等“窮人”承擔的問題需要認真研究。第三,從整體水平上看,人民并不富裕,征收房產稅不利于中產階級的形成。”楊海坤說。

      郭松海認為,房產稅改革要有一個路線圖,給納稅人以科學的指引和較好預期。可確立好房產稅的框架,先在一些大城市試點,在制度設計、稅基評估、征收管理等方面探索和總結經驗后,再逐步在大、中、小城市推開。

      “在全國開征房產稅需要建立全國大中城市統一的房產權屬檔案體系,實現全國各大中城市聯網,實現房管、稅務、銀行部門之間個人信息的共享,為開征房產稅提供可靠依據。”郭松海說。

3d开机号今天是试机号